文学天地

  • 杨家城逐梦
    作者:张志远     发布时间:2020-07-07     点击数:127

    终于还是踏上了那条路,也不管颠簸和崎岖、犹豫和踌躇,多少次的向往和憧憬更近了一步,半山腰的一个豁口,寄托了太多的兴衰往事,感伤的眼泪模糊了向前的视线,彷徨中的执着再没有止步不前,新鲜的泥草气息笃定的朝着目标指引,暴雨过后的山峁和沟岔更显沧桑。

    脑海中闪过的执念魂牵梦绕般的侵袭,一直没有鼓起勇气去探求追寻,似有似无间竟残喘成顽疾,绞痛着脆弱无力的内心,积久成殇。当随意翻阅的书籍中那痴迷的身影再次出现时,心中早就萌生的感动再也无法割舍,暮暮朝朝的期待便随着这漫山的草木、青净的石块向梦的尽头延伸。

    跟着饱经风霜的车辙和残存的印迹,满目疮痍的悲凉袭来,我知道我终究要克服,终究要面对,印象中雄壮的杨家城城门业已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长满荒草的土堆诉说着他的辉煌过往,居高临下的雄浑气势不正是当年旌旗遍插、军整律威的真实写照吗?

    视野中依然不能接受的断壁残垣,蔓延着曾经的恢弘,耳边响起的是不绝的龙吟虎啸、鼓角争鸣,眼前呈现的是一列列训练有素的士兵、一匹匹高大威武的战马,在尘土飞扬间辗转腾挪、驰骋纵横了,刀光剑影中维持着塞下边陲的兴盛,烽火连城中续写着天下莫敢争锋的豪情。

    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悲壮幽明的军中号角,重叠起伏的山峦沟壑,烽烟四起落日西斜的盛景,此刻已成追忆。岁月洗礼过的黄尘古道,风雨飘摇间的凉亭石榻,更添几分怅然若失。

    汉白玉立就的雄壮大牌楼拾级而上便是将军祠了,我竟没有丝毫的意愿继续探求前行,立于将军山放眼四望,内心的复杂千疮百孔,我知道我仍然无法面对这份焦灼。

    羌管悠悠殇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