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天地

  • 童趣·夏
    作者:刘欢     发布时间:2020-06-26     点击数:99

    夏季午后的时光总是显得慵懒而悠长,瓢泼阵雨刚停,夏阳便冲破了乌云自以为是的最后一丝倔强,宣誓主权般骄傲的再悬于这浩瀚的碧空,用它依旧娇炙的温度,烘烤着雨后潮湿的大地。天气越发显得闷热了,取出冰箱里冰的正爽口的西瓜,依坐在门口葡萄藤下的躺椅上,侧看远方连绵的崇山,不禁让我想起元代诗人白朴的《天净沙·夏》,“云收雨过波添,楼高水冷瓜甜,绿树阴垂画檐。纱厨藤簟,玉人罗扇轻缣。”    静观自己,雨过有了、瓜甜有了、阴垂画檐有了、纱厨藤簟有了、玉人有了,哦!少了把罗扇。想着有把罗扇就完美了,便放下手中的西瓜起身回屋,寻找不知在何处与我玩捉迷藏的罗扇。半个小时的翻箱倒柜,正不耐烦准备放弃时,却在鞋柜靠墙的缝隙里瞧见一个冒出的半拉黑色手把。嘿!果然是我那把老罗扇。    这罗扇还是儿时的一个夏天,看着别的小朋友都拿着一把漂亮的罗扇,就非吵着闹着要妈妈给我也买一把,拿到新罗扇时简单的满足和幸福感,让我一度对那把罗扇视若珍宝。如今看着静静躺在墙角的扇子,心中泛起一丝莫名的触感,扇面因年久失色,已辨别不出上面的花纹形状;扇框成为了墙角蜘蛛织网时的最佳支柱,连扇把也裂开了长长的口子,仿佛在哀叹着这岁月的无情。拨开蛛网,轻挥罗扇,幸而还能用。上楼想找胶带把扇把缠起来,好让它看起能稍微坚固些,找了半天胶带没找到,却被窗外小孩的嬉笑声吸引,探头观望,原来是隔壁的童童和他妹妹在路上踩水坑,玩的不亦乐乎。    突然想起我门口躺椅上冰凉的西瓜都要放热了,反而管不上要粘这把晃晃欲坠的扇子了。回到我的躺椅上,看着两小孩在水坑里咧着嘴角开心的跺着脚,水花带着马路缝隙里渗出的泥点,顺着鞋边溅的裤子、身上到处一片狼藉,可他俩却浑然不觉,开心的嘴角咧的更大了。泥点溅到妹妹脸上,童童止住妹妹,等水波平静了,找了处他自认为干净的水坑,轻轻用手舀起一捧水,为妹妹清洗,怎料越洗越脏,看着妹妹被他搓的越来越花的脸,我刚送进嘴里的西瓜都给呛了出来,他自己也是被眼前的一幕逗的捧腹大笑起来。

    天色渐暗,孩子被大人带回了家,临走前还不忘对我调皮的做了个鬼脸。晚风微醺,轻柔的抚过面庞,眼皮缓缓的沉了下来。身边的场景慢慢的变化着,脚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朵柔软的白云,悄悄然把我带回五年级二班教室门口。嘴角微扬,静静的看着那课桌前另一个稚嫩的自己,此时正心无旁骛、专心致志的轻声诵读着:“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