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天地

  • 没事儿,请多打电话
    作者:樊震     发布时间:2020-05-14     点击数:127

    “喂,在干嘛,没事儿妈就是想你了”“又有啥事,我在工作,没事了先别打电话,等会我在回给你”嘟嘟嘟……说罢便挂断了电话,可事实是在之后的时间里也并未如期给母亲拨打那一通电话,而就算是这通电话的通话记录也停留在好久之前的日子。

    自从工作之后,一个人在遥远的城市拼搏着。因为工作的地方离家太过久远,以至于在母亲的身边听了二十多年“聒噪声”的我,渐渐习惯并开始享受这种一个人生活;没有母亲的叨扰,也没有睡懒觉时打扫房间的“噪音”出现。那时在家的我,总是幻想着这种“美好”的日子,现在这种生活方式真的实现了可却让我似乎有点想念远在家乡的母亲。

    “你妈生病住院了,医生说要做手术,有空的话回来看看吧,记得别和你妈说你专程回来的,她不让我跟你说这事,你就说你自己休假没事才回来看看的。”这是父亲的声音,浑厚的嗓音夹带着几分的磁性。“好,我马上回来。”挂断电话后,以最快的速度办理了请假手续,买了回家的车票便启程踏上了回家的路。颠簸的火车上,独自坐在狭窄床头,望着和母亲拨打的最后一通电话痴痴的发楞,记忆中的母亲总是很强大的干练决断的家庭煮妇模样,她总爱逼我吃各种不爱吃的菜肴,想尽办法让我干家务“这个有营养,那个能让你长高个”“这么大的孩子不知道收拾一下,替家里人分担点家务”她总是这么的说着,但最后还是她独自默默的收拾着一切。她如此一个“坚强”的人怎么会生病呢。胡思乱想间竟浑然不知的睡了一觉,再起身时,车到站了。

    匆匆忙忙背着行李赶到了医院,却被告知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不能进病房探望。只好给父亲打了电话,过了不久一会儿,便看见母亲穿着病号服在父亲陪同下小跑了出来,在母亲的带领下,我才得以进入病房。和父亲交谈母亲的病情和确定做手术日子的空当,母亲便开始默默的忙碌着,不知从哪翻腾出来各种水果、酸奶和我爱吃的东西摆放在我面前。看着母亲忙来忙去的身影,心里泛起阵阵苦涩。让母亲停下了忙碌的身影,便母亲话起了家常,可没聊几句,她又开始“聒噪”起来,“在那边生活还习惯吗;工作怎样顺利吗;吃的怎样;穿的怎样;天气冷不冷……”但这次,我都耐心的一一给她做了解答,母亲还是那么爱唠叨。

    回来后,除了中途回了两趟家便一直在医院陪在母亲身边,尽管她还是这么的唠叨可这次却从未觉得烦躁反而更觉得亲切。家中和我想象的一样,因为我的回来,摆满了新鲜的水果和零食小吃。

    可能我再走了之后,他们几个月也不会买这么一次水果了吧。

    母亲的手术还是比较顺利。手术做完当天,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便匆匆买了返程的车票准备回单位,和小时候外出上学时一样临走时背包又被塞的鼓鼓囊囊。小时总是厌烦为什么母亲总要给我塞这么多东西;现在不管里边放的什么,我都不会嫌弃,因为我知道,那只是一个母亲对儿子的爱而已。临走时,母亲执意要起身送我出医院,我拦下了她,要她好好休息,早上刚做的手术不能乱走动。说下次回来还要吃她做的面呢。她才作罢欣然答应下次回来给我做面吃,便乖乖的坐在病床上目送我离开。

    上车的时候,给母亲发了个消息;到站的时候,给母亲发了个消息;自此,一有空便会给她发消息告知她我很好,她也每次都准时的回复我的消息,还一直给我说,下次回来要给我做油泼面呢,

    “喂,能听见吗,没事多给妈打电话”

    “哎,好知道了,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