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天地

  • 故乡茶解思乡情
    作者:刘峰     发布时间:2020-05-08     点击数:127

     

    32年前的1988年我高考以12分之差名落孙山。我清楚地记得,那年的夏天特别的热,并且持续干旱了一个夏季都没有下一滴雨。1988年的8月23日,当我得知自己的高考分数没有上线时,我有一种无颜见江东父老的羞愧感。因为在家乡父老的心目中,我的学习勤奋刻苦,成绩也很优秀,没有考上大学,在当时贫穷偏僻的农村,我的一切梦想都破灭了。为了逃避尴尬残酷的现实,25日清晨5点多,我顶着满天的繁星,沐浴着一丝清新,默默地一个人离开了生活了18年的家乡毛坪沟,逆着静静流淌的武关河,沿着蜿蜒崎岖的乡间土公路,经过近两个时辰的艰难跋涉,来到磨沟口的312国道边,搭乘一辆去西安的解放牌大卡车,开始了我追梦的旅程,故乡的情怀也就此种下了思念的种子。

    那时候的312国道路况极差,从“三秦要塞”武关磨沟口到西安不足三百公里的路程,却要走七个多小时,走走停停,翻山越岭,车颠簸的也厉害。也许是当时年轻,也许是前程渺茫,所以也没觉得有多累,在下午4点多就来到了陌生的省会大西安。下了汽车,出了汽车站,也没有心情去领略我从没来过的十三朝古都的风光,就去对面的火车站,买晚上去韩城的火车票去投靠在韩城煤矿的同学。

    当时那个年代,农民的后代考不上大学,就只能在农村当农民种庄稼,不像城里的商品粮户口的孩子可以接班招工。当时我不知道煤矿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煤矿井下有多危险,只知道下井当煤矿工人就可以挣钱(当时觉得能挣钱就比当农民强)。经过一番努力,我终于如愿以偿的当上了一名煤矿协议工。从此,我就与煤矿结下了不解之缘,我的人生就此在千米煤海扬起了追梦的风帆。

    虽然煤矿是个高危行业,也不知道能不能实现我的人生梦想,但自从我选择了煤矿,我就坚定了扎根煤矿。无论井下条件多恶劣,工作多艰辛,再苦再累我都咬牙坚持着,每个月出满勤,连续三年没回过老家。当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一种力量一种信念让我如此执着坚强。我的坚持与执着在六年后有了收获。在煤矿我收获了美妙的爱情,在矿区沟塘子小平房拥有了可爱的儿子。虽然,那时我依然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可我对未来充满了期望,梦想正在一步步变为现实。

    就这样,我慢慢适应了煤矿生活,在矿区精心经营我的家庭和人生,被誉为文史之乡的历史文化名城—--韩城便成了我的第二故乡。而生我养我的故乡毛坪沟则深深刻在我的灵魂深处时长生发出无尽的思念,我把它定义为悠悠的乡愁时刻萦绕在我的脑海使我无名的多愁善感郁郁寡欢。

    时光就像静静流淌的武关河,于无声处让一个懵懂少年,变成了一个不再轻狂的沉稳男人。斗转星移,物是人非。近几年,随着国家精准扶贫力度的不断加大,我曾经贫穷落后蔽塞的故乡毛坪建成了全国的美丽乡村,村里不多的土地前几年都栽上了茶树,曾经的庄稼地,如今都成了美丽的茶园,北纬33.33°的茶乡毛坪成了丹凤对外宣传的一张名片。这一翻天覆地的变化,让我这个游子有了一份欣慰。每年的春天,家乡的亲朋好友总忘不了把清明前采的茶第一时间给我寄来,在我收到茶叶的当天,我会很自信地邀请我的同事朋友一起来到我的宿舍,郑重地打开包装,用那不算名贵的茶具,不太熟练甚至有点笨蹶的茶艺,一起品尝“丹凤泉茗”绿茶。这个时候,茶壶茶杯上缭绕的清新的茶香,使在场的同事朋友们一边品一边由衷地感慨到“好茶、好茶”。而这一刻,我却好似闻到了故乡泥土的味道,恍惚中看到了乡亲们采茶的身影和绵延群山中萦绕的袅袅炊烟。从此家乡茶成了我在他乡的精神寄托,每当累了、困了、伤了的难耐时刻,我就会沏一杯家乡茶,陪伴我静静地抚慰无法停靠的心港。在我的日常交往中,“丹凤泉茗”成了我赠送朋友的首选礼品。

    家乡的茶产业,不仅充分发挥了稀有的土地资源,为家乡的精准脱贫提供了产业支撑,而且在一些方面转变了家乡人们的生活方式,提升了家乡人们的生活品味。现如今,茶乡毛坪成了远近闻名的观光休闲胜地。在外地工作创业的家乡人,提起茶乡毛坪更是倍感自豪,每到春季采茶季节,就会邀请外地朋友回家乡采茶品茶,体验家乡古朴的民风乡俗。其自豪感、美誉度、知名度不亚于丹凤的传统葡萄美酒。

    也许是家乡的偏僻闭塞,家乡的山水土地有幸没有被污染,是原生态的青山绿水,家乡土地上生长出来的万物都是干净的。家乡茶也许不是最好的茶,就像一些公认的美女也存在一点瑕疵一样,并不会影响她的靓丽与妩媚。家乡茶园在未来一定会成为商於古道旁、三秦要塞边一道靓丽的风景,而我更期待家乡茶未来能演变成一个美丽的传说。